云水轻鸿

金光,墙头众多

#论古剑奇谭的师尊们与金光的默苍离之差异性#
沈夜:“本座要救的人,就算死了,烂了,变成灰,我也要他从阴曹地府给我爬回来。”
紫胤:“欲我成全之事,却始终危及你之性命……我一再应允,又当情何以堪?”
清和:“莫说收个徒弟,就是养枝花、种棵树,十一年了,我又如何忍得下心,说看不到,就看不到了。”
谢衣:“岂有弟子反过来庇护师父之理?无异,站到为师身后去。”

……然而。

默苍离:
“俏如来会死在天擎峡。”
“没死在天擎峡,对你更加残忍。”
“答不出来,就从此处跳下,不必再跟随我了。”
“做不到,就自尽,你不是第一个被我放弃的徒弟。”
“垃圾也有他应有的归处。”

摸一对鼬佐,很喜欢原图,但画不出神韵。

时隔三年的一次动笔,画风不忍直视。

【鼬佐】幽暗森林篇(一)

讲的是佐助年幼时期的往事,鼬刚入暗部,性情开始更加寡言,佐助则刚刚进入忍者学校学习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佐助只记得自己不断蹒跚着,身陷于漫无边际的黑暗中,绝望至极。

血月下死亡的气息蔓延在阴暗无比的宇智波街道,他看见原本人烟阜盛的宇智波街道刹那间被夷为废墟,看见善良的宇智波大叔临死前将爱妻护于身后,却无济于事,看见宇智波警卫队的大门紧闭,窗户的玻璃上溅起暗红的血花。

冰冷肃杀的杀气快要将他冻僵,他狼狈地尖叫着,一路狂奔回家,即使不慎摔倒时被粗糙的地面狠狠磨破了双膝也顾不得,连滚带爬,哆哆嗦嗦地推开房门。

然后父母相应倒在血泊中的场景毫无遮掩的刺进他的视野,他惊惶蹲地...

【麦夏】斯德哥尔摩综合症(一)

CP:麦考夫x夏洛克


CH1

伦敦,寒冬,破晓。

新的一天尚未开始,街道上鲜有来往的人,一派宁静祥和。
但在贝克街221B——夏洛克的公寓里截然相反。

“Oh God,麦考夫,你不能这么做!”夏洛克极力想往楼上闯,无奈被面前人无情阻拦。

“Why not? Brother mine.半年未见,你真是给我惊喜不断。”楼梯上的人挂着向来招牌式的微笑,居高临下地审视着他许久未见的弟弟。

身材愈发清瘦,却衬得他更高了。衣着不太考究,灰黑色的大衣褶皱非常,像是上个世纪的产物,想来很久都未认真打理;毛发张扬地卷着,脸上碎乱的胡渣自然也未用心清理过。

“这可真是……”麦考夫皱眉喃喃自语,然后他就对上了那...

© 云水轻鸿 | Powered by LOFTER